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2015数字医疗私享会行业大佬发言集锦移

发布时间:2019-08-15 15:55:26

  关于中国下阶段的发展趋势以及机会,医药行业的领军人物Suller-MDS总经理沈飞雁、Medicool总经理Dr.2 、思享广告创始人李卫民、生物谷和MedSci医学平台创始人张发宝、就诊通创始人金羽青、华康副总李凡、汇马总经理顾斌分别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会议名称:2015 群(DHG)群友私享会

  会议时间:2015年1月19日晚6: : 0

  会议地点人数:上海唐韵茶坊天策堂,人数40

  讨论环节

  问题一:中国移动下阶段发展趋势?哪里还有机会?

  沈飞雁(Suller-MDS总经理):我对刚才那个东西,我有一个问题,其实移动医疗,刚才那种分类,都好像是从玩家来分类,我有运营商等待角色,移动医疗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一件事情,就是说我们是不是从这个本身所代表的医患,你是要代表医院,是不是从这些方面来讨论?因为我刚才听到好像都是从硬件、房地产、医药电商来去听,这只是我的一个问题。因为我看到你不同的分类,为什么这次用玩家来分类?

  Dr.2 (Medicool总经理):原因没有,只是我每次写东西就是要换一个风格。就是这样的,比如说我们现在写一篇文章,我第二篇文章想跟前面不一样,所以仅此而已。从另外一个角度,大体量的选手出现,其实中国移动推的一个移动医疗,推一个终端,要比我们创业企业卖得多的多,都是数以千万计的,业务体量也有,他们做的我们不知道,中国调研中会有。第二个我觉得我还是比较想说一下,我最后说四个梯队,还是以医生、医院、患者,医患的入口,因为他是直接的参与者,这是主力梯队,后面可能都是算是重要的组成部分,我也是这样理解的。

  李卫民(思享广告创始人):我们现在要解决的是场景化,我想大家换一个角度,你们觉得,比如说家庭医生和周边医生签约,挂号,点评也是一个场景化,哪些场景化还有机会,哪些场景化更容易创造适应潮流的增长?

  张发宝(生物谷和MedSci医学平台创始人):我接着说一下,刚才说的大格局,有三个场景化,第一个场景是入口和渠道,包括医生入口、患者入口、医院入口和药企入口。第二个场景是做平台和生态,通过平台布局,形成矩阵化格式,在垂直方面做商业模式;第三种场景实际上内容场景。医疗领域是相对特殊的行业,单纯做入口和平台是不是一定很靠谱,这是值得商榷的,第三个场景内容谁来做?内容是三个场景中最重的东西,也是最有壁垒的。象我们MedSci就属于第三个场景内容。三种不同场景,应该有不同玩法,刚才二医生讲这个东西,我觉得是玩入口,玩生态,实际上在医疗生态中,玩内容同样有机会的。

  金羽青(就诊通创始人):他们入口也有了,内容也有了,服务谁做呢?总得有人做,我们就可以做。我们服务其实现在很多黄牛公司在做,说得我都脸红了,我每次跟人家解释我们业务,人家说高级黄牛,专业的医托,其实我们每次都跟他解释,我们跟黄牛和医托的区别,电子版黄牛应该是挂号不是我们,医托是什么,本来应该找一个好医生,由于钱的关系,把他拉到坏的医生那里这叫医托。我们是帮助客户选择好的医生,有点像好大夫,帮助客户做很多内容的整理,其实这个工作也是给医生做服务的,也帮助他们解决流程上的一些问题,包括他应该先去哪挂号费,我们有陪同,整个服务,除了医生治病这个环节,所有跟医生有关的我们都去做,我们将来还想跟张总去做,当然他还没同意,希望把张总这样的公司选择进来,帮助医生做选择、包括临床研究、文章润色服务等,润色是阳光的产业,即便在美国也是阳光的产业。

  张发宝(生物谷和MedSci医学平台创始人):另外一点,有关华康与医脉通的区别;我个人认为,华康更接近患者,做的是连接;但是医脉通纯粹服务于医生,做的是服务。

  李凡(华康副总):简单描述一下,对华康来说,华康最核心的,是提供医患之间沟通的平台,为了让我们更多的医生在管理患者当中获得其他的价值,所以我们也会提供一些技术支持,更多的是希望医生留在平台上。

  顾斌(汇马总经理):我自己有一点体会,每一次做都是非常用心的,而且根据今天这个场合谁来听,根据这个角度准备这个内容,从这个家度,我们建议给二医生鼓鼓掌。他是很用心的把他的一些信息理出来,我们花几个月都没有把这些信息拿下来,所以这么短的时间还是受益匪浅的。另外一个,还希望二医生讲一下,为什么移动端你会胜出?

  Dr.2:因为我会胜出是因为大家相信我会胜出,所以我会胜出,因为所有的同行的公司,他们就是说会胜出的平台,不会投到其他的平台,这个事这么理解,比如说你们丁香园他是一个京东的模式,因为他太大了,他没有别的选择,另外一种是淘宝模式。可能不是我,可能是别人,但是必须要有人来做,市场推动,那么现在我们来坐下来看,大家应该相信我能做成。我们也是有最多的小伙伴,比如说我给大家透露一下,我们跟春雨的两万几千个医生对接,春雨会给我们做一个流量分发,下载我们的APP,我们为什么会这么做?因为我们是医患端,我们确定我们不做竞争之后,就算他不支持我们,这个市场不会空白,很可能别人会上来,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为什么不支持我?所以没有什么道理,因为他支持我,所以我胜出。

  而且分类的所有的医患,移动医疗的公司,我们是朋友最多的,也都会支持我们,因为我跟华康约好了,三年后决战,所以我们都希望等到那一天。这个市场是做出来的,如果你没有一定的市场占有率那就没有办法了。如果快速的扩规模,可以反向成立关系。所以我们也都在看,都在学习,这里面变数很多,所以专业人士跟普通老百姓有很大的区别,我们这一块,从投资逻辑角度来讲,稍微讲得深一点,TMT的逻辑以流量为核心,谁有应用,然后传统一些行业以PE为核心,他以贴现现金流盈利来估值。我们看来医疗的行为不是一个高频的行为,是一个低频和中低频的行为,这里面如何界定怎么一个逻辑?这样的话,很多投TMT的要项目有流量,有用户。所以绝大多数的医疗企业,都在这里刷流量。所以有做好的,像春雨做得最好,其他的公司做不了这个。所以大批的公司都在这里竞争,只有这样的逻辑,投资公司才认可。比如说你原来做的逻辑,是一个医患沟通的逻辑,是一个慢逻辑,或者是一个熟人关系逻辑,那么他不可能有超大流量,他就会逼很多的团队,干一些蠢事,把流量引来,很多人会有误区,认为平台上用户越多会越好,这是不对的,为什么呢?因为平台的很多时候,流量越多,会带来非常多的团队。这种公司在我们行业来说占到90%,他就会开始做虚假流量,所以我们这个行业最好的公司,其实是医脉通,生物谷,MedSci。生物谷就是没有进攻性的,其他都还可以。所以我说这一个逻辑他是介于两者之间的逻辑,如果你要是想去偏TMT的逻辑,会有非常大的风险,那就是真的变成烧钱,你想低频往高频做,所以最终我们能够胜出,我们今天敢说这个话是有原因的。过完春节,大家可以看到变数,尤其跟保险公司对接完之后,情况就变了,明年看我们市场机会。

  刘谦:谢谢二医生,我觉得大家各有各的见解。既然布局已经布了,但是剩下还有什么机会,群主发一个言。

  大怪(群主):说实话我真没想到在这里发言,太难了点。其实我们做移动医疗,或者做互联医疗,二医生刚才讲的,永远是两个偏向,要么偏互联,要么偏医疗。互联可以快速爆发,医疗可能很有价值,可以帮你挂个号,可以帮你治肿瘤,这个是很有价值的。但是这两个东西,一定会导致我们这个事情问两个方向发展很简单,如果你很偏互联你会发展很快,但是你的价值一定很弱,春雨就是典型,春雨可能发展很快,但是他一定只能解决一些很小的问题,这个就是你本身定位做的就是这个决定。反过来,肿瘤都治好了这个价值太大了,一万块,十万块我估计都有人花,但是不可能瞬间变成十万个用户,一百万个用户,但是如果我们只有这两条路,是不是意味着我们没有路。我其实有时候一直在反思,就没有彻底想,很有可能是我们自己想的假象。

  刘谦:因为医疗是移不动的?

  张发宝:但是我比较支持二医生的观点,如果以移动互联思维做一定很浅,如果我们以医疗思维来做,一定很重的。目前在春雨上活动的多半还是小医院医生,或住院医,甚至民营医院医,将来一定会有大量的三甲医院医生进驻!当然,另外一拨做传统医疗的公司,这两拨公司表面看是不相干的;实际上,当它们各自有一定的体量时,可能会直接冲突,它们之间的业务边界会发生冲突。就象BAT在当初业务并不相同,现在正面冲突一样。按二医生观点,现在偏移动或偏医疗的公司可能是相反的,但是未来可能会融合。因此,就移动医疗而言,即使现在移不动,将来一定会移得动,这是我个人观点。

  沈飞雁:我不知道在座各位有没有一些医生,到底在端上的应用有什么,用什么的调研有没有?因为我们现在集团在做一些这样的,但是我现在发现是说医生我只能说一些,也不是特别准,因为还是在做定性的。我做下来发现,绝大多数医生还是定义是私人物品,他对医疗的一个需求没有体现在自己的平台上,这是我们得到的第一个定性。

  刚才二医生在说,做的过程我们也发现,生物谷、MedSci,包括医脉通,包括今天没来的陈奇锐,他用公众号。我现在调研涉及四个城市,每一个城市六个人,两组外科,两组内科,成都、长沙,广州、沈阳,100个医生。丁香园是PC端的,但是他完全是使用在一段时间内,晋升,写文章,平时没有习惯。第二是看一些医生八卦,看一些行业动态,没有了。所以刚才二医生说他在移动端胜出,我其实有一点想说明的是说,其实应该是他们输了,你是低频应用,他们是高频,不是你来收他们,是他反向收你,他是逆袭,这是我的结论。我们现在在做15个城市,我们希望就是这样一轮就做下来,然后我接下去要做一些报告,我每次让他记录,这样的话,就等于到现在为止是16组,我以后会把一些报告出来,到节前我会有一些报告,我当场就让他们把拿出来直接记录,然后叫他把公众号打开跟医学相关的给我拷贝下来。然后我们就做了一些这样的事情,我只是抛这个砖,其实医生远远似乎没到把这个东西做一个端口的一个地方,这是我的问题,包括杏树林那一头,包括珍立拍。其实二医生也跟我讲,杏树林我可以告诉大家,是说这90个人里面,有 人装过,有一个人用了,有两个人装了就卸了。他记了一些病例,我那时候写文章,记了一阵子,清理的时候就把它清掉了。我觉得当然我们也对医患的,包括二医生的那个,我们也有一些,我们测试了几个,春雨,其实好大夫在PC端,我还是给大家一个提示,因为大家都再说移动医疗,我自己的感觉其实在就医行为这个方面,PC端还是蛮重要的一个入口。

  刘谦:所以你觉得好大夫主做PC端是没错的。

  嘉宾:其实好大夫有一部分我觉得是有帮助的,而且就是说病人也是蛮习惯的,很多病人还是习惯百度的入口,好大夫的PC端的入口去找,春雨这种我就不说了。包括青苹果,我们这个群里也有,我觉得从临床一线医生也有,换句话讲他今天回答了你一个问题说,我喝了酒,这个是一个当场的一个医生说,我上去了一次,他们叫我注册,我上去看了以后,看到了是说我喝酒了我头痛,他说我回答这个问题,我拿五块钱我都觉得丢脸,这是这样一个自发的丢脸。我这点上同意二医生,这种轻问诊模式,是不是未必是一条走得通的模式,或者是移动得起来?这是我自己的感觉,但是我从医生端来讲,我觉得整个下载量还是有问题,从医生本身的需求来讲,这个到底干什么用,我觉得还是要大家再去琢磨琢磨。

2016年青岛零售B轮企业
晓译
2008年福州生活服务上市企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