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只是无所谓的梦

发布时间:2019-09-14 08:46:48
这是一个短袖衬衫和毛绒线衣同时存在的奇怪时节。这些天低压阴云同阵阵阴风把高贵又娇弱的阳光和温暖压到了更南的地方,那里四季如春。那么此时此处短袖自然是不见了,只是短裙和 不见少。
我查了向日葵的花期,在七八月份。然而工大的向日葵在落叶的季节绽出一点点的金黄。我不太清楚这是什么原理,品种还是生长地的缘故自然也是不知道的。
我跟她说,工大的向日葵开了,现在是半人多高,再长一两礼拜你躲在葵花地里都会看不到脑袋。那时候你要和葵花一起抬头从东到西。
我想象她在向日葵之下抬头仰望,目光透过葵花瓣甚至刺破阴云看见太阳。
她说,真好。又说,向日葵会不会被太阳晒死?
兴许会的吧,这么说的话,还是开在秋天比较好。
那么长得再高又有什么意思啊。
我无话可说。
之后许久不见,也没有任何消息。
霜降之后是立冬立冬之后又小雪。
大雪之前她来了。
我从未这样的爱一个人,我爱她成熟,爱她天真,爱她抬嘴角,爱她皱眉头,爱她明媚婉转,也爱她的雷厉风行。
她留了更长的黑发,乌黑瀑亮。身型变化不大,略微显得瘦削。画了一些淡淡的妆,好在没有抹口红,让唇角美得很真实。不过这些对于我都不重要。
如果一个男人看你时目光忽地失去了焦点又充满怜爱,那么他一定去了时间的深处。
我们走过很多街,跟许多男男女女接踵而过。我已经记不起走过哪些路口,向左还是向右。
因为我花了很长一段时间让自己显得自然随意。不客气得讲我自以为自然又狡黠的我还是有一些魅力的。然而我失败了,我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蠢货。局促愚笨又自以为高明。
于是我又得重新审视那些愚蠢的男人女人,我从自己的身上掀开一角,看到他们谨小慎微的爱。
总而言之,她在我身边时,我的眼里是装不下她的。
她说,我最近忘了好多事情,忘了很多人。
寒冷的晚风穿梭在红酒绿的城市中,吹落了街头少女倒扣的宽大的鸭舌帽。
她说,人真的是种很矫情无知的东西,他们看见另一人的身影越来越远便认为其在走向深渊。并且用爱和关心的名义束缚,斥责,企图将其困锁在他记忆中的影像里,占为己有。却看不到他站在了更高的地方。
在这条街的尽头角落的咖啡店旁,淡淡酒红头发的男人为身边的女人点燃一支万宝路。
我装作漫不经心打量街景。而她以此更将我视作同类。
我心里想的是她疯了。又觉得是她看了太多的尼采——她正在起舞,而我,却没有听见音乐声,因此觉得她疯了。
看吧,我在爱里如此谦卑。
她说我们走吧,往前走,往人海人潮里走,往空无一人的旷野荒漠里走。
我们向前走,跨过大山和河流。
向西再向北踩踏爱琴海。
英伦风格的高楼上时钟作响,华发的鹰钩鼻老人点头笑。穿着冬日裙的金发雀斑少女轻轻地擦过她的衣角。
我们在教堂里稍作停留。伴随礼拜的人流,唱着不甚熟练的圣歌。耶稣缠着纱布。加百列在穹顶画上。彼得守护的天门虚掩,但透出光芒万丈。我见她低眉但不显卑微。我想伸手遮挡透过七彩玻璃的光,然后看清她。
我们又来到雪山之下,冬日的草原枯黄但莽莽苍苍。
这里的牧人黝黑又叠满皱纹,驱赶上百头羊,叫姆哈的牧羊犬看似健壮,实则胆小又倦懒。
他们的帐篷房子驻扎在离水源一公里的旷地上,没有狼嗥,班马萧萧。他们的羊肉嫩而腻,羊奶有些膻味。我们围着火焰唱歌,汉族的、蒙古的、狂野的、舒缓的。
我已不去看她。
我们还在往前走。抬头看见布达拉宫。朝圣的信徒三步一拜,衣衫褴褛,最后死在路上。我们只远远看了布达拉宫一眼,再不留恋。
我和她走了很多的地方,在雪原上扒草根,在沙漠戈壁里与盘旋的秃鹫凝望。我们走过时间空间和信仰。
最后来到的是日本四国岛上的一个小道场。日本掺杂海洋性的气候使春天来的更早樱花漫漫,渔家门前的竹竿上飘着鱼旗。
我和她借住在寺庙的客房,榻榻米上垫了层毯子,盖青蓝色的棉被。移动木门上画了水墨山水。
入了夜,我揉散她的眉头,将她拥入怀中,亲吻她的嘴角。
她问我,你爱我?
我说,不爱的。
她问我,喜欢我?
我说兴许。
她说,那还好,我明天就会忘了你。
我从未问她为何来,而此时我忽的明白,原来漫长的陪伴是为了遗忘,但是聪明如她有没有想过,用现在的一切来挥别过往那么用什么来同现在做个干净透彻的了断。
我突然觉得怀中的倾世温柔不过空空如也,泪流满面。
清晨的日光就要来到了,我醒了。
我想她,我要编个故事去找她。
她会说,这不是我,我不爱向日葵,你从来不知道我。

共 171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情感故事,在作者所编的故事里,写出了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感情。欣赏,问好,祝创作愉快!【编辑:尚林夕】
1 楼 文友: 2016-08-27 08:01:50 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儿童咽喉肿痛
年轻人中风口歪眼斜
男人血液粘稠怎么调理
纸尿片哪个牌子的实惠好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