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汏芬传奇将死于高房价

发布时间:2019-07-16 04:53:13

  大芬传奇将死于高房价

  南方    一支硕大的画笔,一块巨型的画板,浓墨重彩的色调,整洁的街道,欧式的建筑,大芬在夏日的阳光中散发着阵阵油墨的芳香。

  大芬村

  阿来(化名)静静地坐在自己的画廊里,看着门外发呆。已经许久没有人走过了,酷热让整个大芬村显得有些冷清。

  “这个月才卖了几千元,连交房租都不够”,他愁容满面地看着满屋子的画。他的集艺油画行旁边,一家店铺正在将墙上的画一件件取下来,门上赫然贴着“本店转让”的字条。“老板不在,画廊不开了”,店里的姑娘忙着收拾画,抬头甩出这句话就踩上桌子继续忙开了。

  截至2005年12月,大芬村共有621家画廊,其中经营油画的470家,工艺品类36家,国画、书法53家,画框、颜料63家,这些标示在大芬村管理办公室接待处的油画村示意图上的数字,骄傲地向世人展示着这个村庄今日的辉煌。而且,这些数字一直在增加,就在2004年,这里的画廊还只有200多家。

  然而,这种辉煌现在已经蒙上了一层阴影——过快上涨的房租已经成为很多画廊难以承受之重。

  “大部分人都在亏损,好多都开不下去了。”阿来说。

  租金飞涨,画商苦恼

  “房东不和我们签合同,想涨就涨,有些即使签合同最多也就签一年,看你生意好就继续涨。”

  阿来的画廊开在大芬村老围西一巷,靠近村口。这个20多平方米的铺子的租金是每月3500元。

  “这个店是我从其他人手里转过来的,本来只要1500元,但一转过来之后就涨了一倍,到了3000元。今年房东又涨了500元,他说,要做就做,不做就走。”投资20多万元,光装修费就1万多元,阿来咬咬牙还是交了。

  在位置稍差点的老围东,25平方米的商铺需要1500元,2002年只需要500元,而现价3000元的50平方米商铺在3年之前也只要1000元。三四年里,大芬村的商铺租价上涨了3倍。“房东不和我们签合同,想涨就涨,有些即使签合同最多也就签一年,看你生意好就继续涨。”阿来很是苦恼。

  而地处大芬村黄金地段的“黄江油画文化广场”的运作则要规范得多,合同一签3年。“我这个画廊实际面积只有12平方米,每个月租金4000元。这儿的租金是大芬村里最贵的。”一个画廊老板告诉。

  “这里已经换了不少人了,我这个店就是去年8月份转过来的。”另一位女画商介绍说。而前身为肉菜市场的黄江油画文化广场在去年4月开业时,仅入场费就需要5万元。而黄江广场开业后就曾经出现过画商罢市,抗议租金太高的风波。对此,布吉街道党工委宣传部长任晓峰给予了证实。

  在商铺租金一路飞涨的同时,“转让费”也开始在大芬村里流行起来。25平方米以下的铺面,转让费5万元;50—60平方米铺面,转让费8.5万到10万元,这已经成为大芬村的惯例。阿来的铺子转让费当时交了3万元,而他的话也一语道破了其中的玄机:“很多画商根本就没赚到钱,还亏了不少,就只能通过转让费把亏空弥补回来。”

  “有的人开始炒房,他们盘一个铺子,不专心卖画,过几个月把铺子转出去,转让费就收入好几万,比卖画强多了。”天万画廊的老板吴添万透露。于是,在画商弥补亏空的无奈和有些画商的投机炒房之下,转让费也是一路高歌猛进。

  上涨的不仅仅是商铺租金和转让费,住宅的租金也像牛市一样全线飘红。中国作家协会作家李玲修在其所着的长篇报告文学《大芬传奇》记载了当年的房价:画家谢非,1999年100元租下一房;画家蒋庆北,2003年2月两室一厅租金500;画家何永兴,2003年11月300元租下一房。

  “我们住的两房一厅去年要650元,今年房东就一下子涨了300元,住就交,不住就搬”,这位女画商也最终屈服了。

  最尴尬的恐怕莫过于大芬村的“教父”——黄江,这位奠定了大芬今日地位的老人也在房租面前吃尽了苦头。去年有一个剧组到大芬来拍电视剧,为了方便剧组,黄江把自己的房子让给了他们,但等到剧组离开之后,黄江却被房东从这个居住了十几年的房子里赶了出来。

  “租房的条刚贴出来就被租了,有些还在里面住着就有人来给房东多出几百把你赶出来。”一位画廊老板告诉,这种行为在大芬被称为“撬房”。

  798扩散,大芬的明天?

  大芬和北京798艺术区的轨迹惊人相似:自发形成——扬名天下——人才聚集——房租飞涨——向周边扩散。

  艺术区的形成带动租金的飞涨的典型案例还有位于北京大山子的798艺术工厂。

  798曾是一处已被废弃的军工厂,2002年,几位前卫艺术家的进驻使这座巨大的工业废墟增加了些许生气。不久之后,798云集了蜂拥而来的艺术家以及追逐时髦的另类青年,一跃成为北京当代艺术的象征。

  这个自发形成的艺术区如今已经具有了世界级的声誉。美国《周刊》曾评出“世界城市TOP12”,北京因798而入选;《纽约时报》甚至将这里与纽约当代艺术家聚集区SOHO相提并论。

  随着798的声名鹊起,租金水平也开始一路攀高。

  于是,798的艺术家开始流失,慢慢向周边社区转移。就像以前纽约的艺术家抛弃SOHO去到NOHO一样,离大山子只有数公里的索家村、费家村和南皋草场地成为艺术家的新宠,这里的日租金每平方米不足0.6元。目前,索家村的国际艺术营和费家村的香格里拉公社已有150多位艺术家的工作室,而草场地正在建设中的艺术东区也已经显露雏形。

  虽然大芬走的是销售行画的市场化之路,798更加注重前卫艺术和原创,但大芬和798轨迹惊人相似的:自发形成——扬名天下——人才聚集——房租飞涨——向周边扩散。

  女画家周明慧去年来到大芬时,大芬的房租已经随着首届文博会的成功举办而牛气冲天,而即使这样,在大芬村租到房子已经变得很困难。最后,她以700元的价格在木棉湾村租到了两室一厅,开始了自己的创作。

  木棉湾和南岭是紧挨大芬的两个村子,南岭在上世纪90年代已经成为远近闻名的“全国文明村”,如今,像周明慧这样在木棉湾和南岭的画家已经有不少,仅南岭画家公寓中就已经有30多位画家。“我采访的好几个画家和残疾画工都是在木棉湾和南岭。”李玲修说。

  大芬村是油画的集散地,这里的商机是木棉湾和南岭所无法取代的,“有些人就到南岭和木棉湾去租房住,画画和居住在那里,在大芬开门面”,阿来如是说,“有些接订单画画的也都在那里,大芬的房租太高了。”

  更多的从大芬村里败下阵来的画商、画工选择的是离开大芬。大芬美术产业协会副会长、新世纪油画有限公司总经理周晓红谈到:“很多人到大芬就是谋生来的。他们看卖画挣不了钱就自然转行,到他处另谋高就。”

关键词快排
零代码开发小程序
seo基础知识入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